wxhsiyue

章鱼壶中梦黄粱,天边夏月。

【一八】【短完】不爱吃橘子的神算不是好道士

**ooc预警,有越端,谨慎食用

1.

 

齐铁嘴一副日了狗的表情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

陵端也一副日了狗的表情:“我怎么又来了?”

 

相隔甚远的吴老狗摸了摸三寸钉的脑袋。

 

“你怎么了,感冒了?”

 

齐铁嘴翻身下床,绕着陵端转了一圈,皱眉嫌弃,“你穿的什么衣裳,不伦不类。”

 

陵端恶狠狠的瞪回去,反驳他,“你才是数典忘祖,断发易服,成何体统。”

 

尤自不解气,冲着齐铁嘴狠狠啐了一口。

 

陵端:呸!

 

齐铁嘴:呸!

 

2.

 

“又叨扰了。”

 

“客气客气。”

 

相视拱手,算是彼此招呼。

 

那边两个小朋友,正狠狠瞪着对方。

 

“你师兄有什么好看的,头发那么老长,迂腐!无趣!”

 

“你们佛爷才难看,还、还衣冠不整,谁知道你们在做什么龌龊事!”

 

“哼!”

 

“哼!”

 

于是又气呼呼背朝彼此,做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。

 

3.

 

“老八,换衣服下去吃饭了。”

 

“陵端!你的规矩呢!”

 

齐垣得意洋洋的跑到张启山后头猫着,只探出个脑袋来看陵端,要不是尚且顾及脸面,大约是要伸出舌头扮鬼脸才罢休。

 

陵端伸手捏诀,被他大师兄轻飘飘一眼瞥过来,只能愤愤然的放下手,恶狠狠地盯着地毯。

 

“你们吃了早餐吗?”张启山拍了拍陵越的肩,“没吃的话一起用点吧。算命的胃不好。”

 

陵越叹了口气,去把他师弟提溜起来。

 

“去用早膳吧。”

 

“师兄您呢?”

 

陵端这些日子几乎整个人都瘦脱了形,只一双眼睛格外的亮。他突然想起很早的时候,这孩子刚来天墉城的时候。

 

也不知怎么的就有些心软。

 

“我跟你一起。”

 

4.

 

齐垣正趴在桌子上,用浑身表现对早餐的抗拒。

 

“佛爷,您知道的,我不吃橘子。”皱着五官苦着脸,“好酸的!”

 

“哎哎哎,小道士你下来啦!”正哼唧的时候,齐铁嘴的眼睛倏的一亮,“来来来,这个给你吃。”

 

“给我的?”陵端皱眉,“你有这么好心?”

 

“你别不识好人心啊!我们湖南的橘子很好吃的!”齐垣撇撇嘴,“你不要还给我!”

 

陵越远远的看了张启山一眼。

 

张大佛爷不可抑制的笑起来,掰着嘴型回复陵越,“老八他一直不爱吃橘子,您见谅。”脸上倒是没什么抱歉的表情,一副就是老子宠的老子惯着的模样。

 

5.

 

用完早饭,齐垣就开始犯困。

 

他这人一向的毛病,吃完就饭食困,睡不好就瘦的厉害。张启山没法子,只能惯着他的臭毛病。

 

“多大了还要人背!不害臊!”陵端小声嘟囔一句。

 

眼睛半阖的铁嘴兄一下子瞪大了双眼,“你才不害臊!”

 

“你就知道让你家佛爷照顾你!”陵端不甘示弱,也瞪回去。

 

张启山轻咳一声。

 

“你倒是想让你师兄照顾你!你师兄理你吗?”

 

陵越的脚步一顿。

 

熊孩子吵就吵,牵扯当家长的做什么。

 

6.

 

子不语怪力乱神.......得了吧,这屋子里四个人,一算命的俩修仙的,一点儿说服力也没有。

 

小算命的在张启山腿上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垫了枕头睡了。

 

“他们俩总是,”陵越无奈的摇头,“一见面就吵。”

 

“不过我觉得陵端好像挺喜欢老八的,虽然吵,但每次都愿意上你们这来。”

 

盯着桌子上山楂糕的陵端愣了愣,撇着嘴反驳,“谁愿意上这儿来。谁喜欢他了,絮絮叨叨,看着就烦。”

 

“你师弟的事情还没解决吗?不是说陵端,我是说另外那个。”

 

“还没。”陵越摇摇头,表情也凝重起来,“这次回去大概又要好些日子不能来。”他看着书房的门,陵端听见他们提起屠苏的事情,自己走到屋外头去了。

 

“要是能把他留下就好了。”

 

他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一句。

 

“回去他总要有危险的。”

 

“这话你跟我说没用,”张启山倒了茶给齐垣晾着,“你得跟他说。”

 

7.

其实我挺喜欢这的。

 

我喜欢齐老八,喜欢他家佛爷,喜欢来这里。

 

看着顶着我跟你的脸的两个人,比谁都要完满。

 

8.

 

齐垣醒的时候,陵越跟陵端已经回去了。

 

“佛爷!不得了了佛爷!”他慌慌张张去找张启山。

 

“您上次给我买的山楂糕都不见啦!”

 

“陵越说陵端爱吃,拿走了。”

 

“什么??”

 

算命的鼓着腮帮子生气,想了半天,气冲冲的拿笔写字:

 

陵端与三寸钉不得入内。

 

想了想又把三寸钉的名字涂掉。

 

陵端不得入内。

 

贴在装零食的柜子上,加了两道符。

 

哼!

 

end

评论(20)
热度(361)

© wxhsiyue | Powered by LOFTER